时时彩交流微信群贴吧

深夜书店的机遇和挑战

  入夜的北京慢慢安静下来,难以入眠者不乏其人,有人决定在书店迎来清晨第一缕阳光。

  2014年4月23日的“世界读书日”,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开办了北京首家24小时书店,让深夜读书成为了人们夜生活一个新的选择。

  五年来,深夜书店用文字招待着漂泊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一书一席慰藉着白天被喧闹围绕的灵魂。

  中国书店雁翅楼店,新华书店旗下的花市书店和香山书店,以及PageOne前门店先后加入到24小时营业的书店行列,并坚持至今,让北京夜读人的选择越来越多。

  2019年“世界读书日”前夕,记者走访发现,五年间,部分24小时书店因各种原因最终放弃。这些深夜书店在为读者提供更多元服务的同时,也依然面临着机遇、困境和挑战。

  深夜阅读者

  “没想到这里可以容我们过夜,还能看书。

  半夜的北京城真安静,能在深夜的北京捧着一本书读,有趣儿!”

  不再孤独

  深夜11点,前门附近的北京坊退下白日的喧嚣。周边的店面关灯后,“PageOne”的灯火通明照亮了周围一片区域,成为容易辨别的地标。

  店里,一名工作人员正低着头用透明的塑料纸专注地给样书包书皮,偶有人进店她也不会抬眼,胶带“刺啦刺啦”的声音在夜晚的书店里格外响亮。

  一条白色的长桌,围着八个高脚凳,不时有读者从书架上取书阅读。一杯热水,一杯牛奶,一片面包是一些夜读人的必备之物。

  11点30分,头发花白的谷女士推门入店。今年57岁的她,住在西郊,每次坐车40分钟来到书店,为的就是享受夜读的宁静。

  2018年“五一”,女儿第一次带她来到这里,舒适的环境让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如今,女儿已经结婚,儿子大学毕业后也搬出去住。她说,自己有严重的失眠,每次逛完这家书店后,她感觉都会好一些,更容易入睡。尽管她曾尝试买书回家看,但效果总不尽如人意。

  “白天如果没空,就晚上来,时间不固定。”她说自己最晚的一次,从凌晨两点多待到四点多。如果太晚,她会直接在附近宾馆开间房住。这样一来,逛书店的成本并不会很低,但她舍得花这个钱。“我可能会舍不得吃一碗十五块的面,但喜欢这个,就愿意在它上面花钱。”

  女儿人在外地,但经常会在朋友圈推荐一些书,那是她选择的书单。谷女士觉得,因为阅读,她更贴近了女儿的生活,也更贴近了年轻人。“像我们这个年纪,很多人退休后都会觉得这辈子就这样了,我不觉得,我觉得每天都能汲取新的东西,新的营养。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日子还有很多种可能。”

  和前门的“PageOne”相比,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显然热闹许多。

  凌晨两点,书店里的二十多人以年轻人居多,他们不仅在此读书,睡觉、做作业、打游戏,让夜晚的书店显得并不孤独。记者随着轻微的鼾声拾阶而上,三名中年男子或坐或卧,蜷在角落里睡着了,手边放着一本翻开的书。

  凌晨三点,薛全伟坐在书店的二层走廊,手里拿着一本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传记。他从事会计工作,晚上刚和同事们聚餐结束。大家一起去KTV,他觉得“没意思”,便来了书店。

  薛全伟老家在山西太原,去年毕业后来到北京,住在工体附近的一个群租房里,房租每月4000块。工作将近一年,把积蓄都做了理财投资,也因此他会关注一些这方面的书籍,觉得“比较有用”。他还会看些朱自清的散文,上学时候他就喜欢朱自清,觉得他的文字很美。

  他说自己在这个城市没有太多朋友,闲暇时打打游戏,“但是时间长了也会恶心”。

  薛全伟喜欢来书店。因为这里不管多晚都亮着灯,这里有许多人,尽管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但热闹一些。“反正我回家了,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就不觉着孤独了。”

  一种夜生活

  深夜11点,花市新华书店,一些顾客零星分坐各处。进出的顾客推门而入,又轻轻地回手将门关上。

  程强(化名)面前的桌子上摆开两本书,其中一本是《外卖营销》,厚笔记本摊开,他架着腿,埋头翻书页,看到一些需要记录的地方,就刷刷地记笔记,专注无他。

  程强22岁,但已做厨师多年,2013年来到北京,在书店附近的饭馆工作。有一天晚上路过这里,发现这是24小时书店,此后基本每晚下班后来此读书至深夜一两点,如今夜读已成为他的夜生活的全部。

  “为了充实自己,不能总是给人打工”。

  程强之前有多次创业经历,2015年,他攒了几万元开了一家面馆,一年后因为不符合餐饮经营条件最终关门。这几年程强又攒了些钱,仍抱有创业的想法,想开一家自己的饭馆,有老家特色的饭馆,最终开成连锁店。

  他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觉得当下要“忍”,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第一次创业失败的问题出在哪里,并希望能从自己的阅读中找到答案。

  程强喜欢看史书。他欣赏刘邦,但是又觉得他太狠了,为了事业牺牲家人,他不想做到这样。程强说,他现在在犹豫的是,手头攒的钱,用于创业还是孝敬父母。自己已到适婚年龄,作为家中独子,是否应该担起家里的责任,他想找到一个平衡点。

  在深夜的三联韬奋书店,任浩捧着一本梵高画集已经看了两个小时。他是河北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他说,他喜欢阅读,经常在夜晚来书店。

  他说,自己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父母并没有太多时间陪他,他就以书为伴,这个习惯持续至今。他喜欢研究苏格拉底、黑格尔、柏拉图等人的哲学书籍,这些书带给了他人生的指引。“当被父母、亲戚和朋友们的观点困住的时候,又没有办法去反驳,多读读书,想想这些人的经历和观点,选择的方向就会清晰很多。”

  落脚之处

  在白天无处安身的人,深夜里会循着光亮找到自己的栖身之处。24小时书店就是这样一种选择。

  刘忠(化名)是书店的保安,工作时间是每天零时到上午8时。在书店的两年中,除了些许的深夜读书者之外,还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过夜。尽管店里要求不能在读书区睡觉,但看到漫漫长夜里疲惫的身影,店长和保安也不太阻拦。

  刘忠印象中,在书店过夜的人还是以年轻人居多,年纪大的也有。去年冬天,天气十分寒冷,有个老人来到店里过了两个月的夜。刘忠感觉老人精神上有些问题,但他一直很规矩,随手拿了书,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看书,后来天气暖和了,老人也就不来了。

  阿明(化名)今年20岁出头,这是他在书店过的第四个夜晚,当天晚上七八点,他就坐在店里了,翻阅着《神秘岛》,他说自己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阿明说,自己从内蒙古过来,前几天,他和朋友闹了矛盾,又从供职的饭馆辞了职,现在没地方住了,只好来书店过夜。他也不知道明天的着落在哪里,准备挨个去问问店家招不招人。

  阿明说,自己是家里独生子,他想回家,家里也想让他回去。“家里情况复杂,是单亲家庭,家里最后一次寄的钱也花光了。”他在犹豫,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想。

  花市新华书店附近有北京站、同仁医院等人群聚集场所,赶车的、挂号的人往往会在深夜选择这里落脚。

  4月21日凌晨1时,郑水莲和她的大学室友拉着行李箱走进书店。她们想在这里过一夜。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唯品会,一家30亿美金的公司了!

    9月18日,美联储宣布维持QE规模不变,伯南克表示将继续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受此消息影响,中概股普涨,其中,唯品会大涨16.32%,报收于57.01美元,总市值31亿美元。 唯品会昨晚大涨,除了要感谢伯南克大爷,还要感谢德意志银行。 德意志银行的最新报告 [详细]

  • 乡村特色糕点工艺助脱贫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加尕斯台镇加尕斯台村的塔兰奇食品有限公司,自2014年成立以来,利用新疆少数民族纯手工特色糕点制作工艺,带动少数民族妇女实现就近就业 [详细]

  • 草根创业与大公司布局

    编者注:以下内容,来自创新中国总决赛的Demo专场: 腾讯产业共赢基金 执行董事许良:腾讯的投资策略与关注方向 腾讯的投资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增大平台,去收购一些组建的公司;另一类是游戏领域的投资和并购。确实有另外一类与自己的业务关系并不是很大的 [详细]

  • 未来互联网金融的竞争会聚焦在哪?

    未来互联网金融的竞争会聚焦在哪?,互联网金融下一步的争夺会在哪?四个制高点:基础设施、平台、渠道、场景。 [详细]